无敌可爱冰大爷

【信白r18】一辆属于521的车

好吃!!

林苑苑":

春药强奸
ooc严重
流氓信x被操爽了之后发骚的白白
注意避雷
比心
断断续续写了好久无论文笔还是肉都是渣的一比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4109664009760688&vid=5259661108&extparam=&from=1075195010&wm=20005_0002&ip=221.197.94.231


傻不拉几的我并不会放链接
所以小天使们辛苦一下啦
评论也会放链接的【嘻嘻嘻】

【狗崽】一起来看雷阵雨

喜欢喜欢

持枪软妹:

流星飞,带我飞,你还记得童年一起来看流星雨吗
有毒有毒有毒
副cp是酒茨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励志的故事,这个故事名叫《一起来看雷阵雨》。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平安京里有一个少年名叫妖狐,他从小品学兼优勤奋刻苦,虽然家境贫寒,但他还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知名贵族学府玛丽苏大学。


        玛丽苏大学,不仅名字很苏,里面的学生也很苏,其中G4就是最好的说明。


        G4,是该校四个阳光开朗帅气的老油条——大天狗,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夜叉——组成的黑恶组织,也是全校女生追捧的对象,他们所到之处便有女生一片惊叫,他们的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cool,cooler,coolest,只可惜——


        只可惜他们是弯的。


        因为G4,全称Gay4,俗称四大基佬。


        话归正题。妖狐是个好学生,也是个正经人,来这里上学完全是为了好好学习。本想安安稳稳过完大学生活,谁想到阴差阳错,他竟然被G4盯上了,并卷入了一个大麻烦里……


         介绍到这里,我们就可以进行下面的故事了。哦,顺便说一句,上面写的大部分都是骗你的,接下来才是正片。





         妖狐收到玛丽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激动得差点哭出声,十二年寒窗没白苦读,他终于有机会进入这个梦想学府……来勾搭小姐姐了。


         苦心人,天不负。妖狐回首自己当初跟着一帮男生蹲在玛丽苏大学门口偷看漂亮小姐姐的时候,其他人都在忙着prprpr,只有他,掉头就拿出了五三来刷。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地左拥右抱这些小姐姐。


          这么一讲,虽然目的非常恶心,但还真他妈励志。


          妖狐如此感叹着,走进了这所学校,一想到马上就能泡小姐姐了,他笑,笑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然而事与愿违,他刚进入这个学校一个周,就得到了当头一棒——


          这所学校有一个名为G4的存在。


          而只要有G4出现,女生就失去大脑,就螺旋上天,就拜倒在他们的大裤衩下,就眼里谁都容不下,妖狐也就没有机会和小姐姐们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谈谈恋爱,只能尴尬地陪小姐姐痴汉。


         我靠。妖狐忍不住冲G4翻了个白眼。


         如果忽略G4这个名字的深刻内涵,妖狐可能会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男子偶像团体,因为这些人颜值是真挺高,妖狐托腮想,尤其是那个大天狗,虽然长着张冰山脸,但还真挺好看的,五官端正。


          你说说,长这么好看却是个基佬,多气人,整天让小姐姐们神魂颠倒却还不上,给人一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感觉。


          虽然内心憎恶,妖狐表面上什么都没做,井水不犯河水,也没有叫人来打G4,惹不起但躲得起,他只想专心研究如何勾搭小姐姐。


          然而他又一次的事与愿违了——


         大天狗有一天向他表白了。






        尽管之前知道大天狗是个弯的,但被表白的时候,妖狐还是着实被吓了一跳。


         被学校大佬看上了该怎么办?而且对方还是那样一句老土又真诚的“我喜欢你”,妖狐甚至有些受宠若惊。
         妖狐选择了礼貌的拒绝。


          “不好意思,可是我最近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妖狐背倚着墙,而大天狗就立在他面前,十分不妙的处境啊,他直勾勾地看着大天狗那张逆光的脸,这种情况,把他摁在墙上壁咚或者把他摁在墙上打一顿都很方便。


         但大天狗没有那样做,他的回应是点了点头,然后说句好。


          ……好???


          被放过了的妖狐没有如释重负,反而有些委屈。


          好,好什么,好个屁。你是真的喜欢我吗?是真的喜欢我那为什么回应是这样的?他目送大天狗的背影,张牙舞爪地比了个中指。


           再说大天狗,他刚转过拐角,就被其他三个基佬抓了个正着。


         “怎么样?”夜叉问。


         “他说他最近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那你怎么说的?”酒吞问。


         “我说好。他是学霸,肯定是要学习的。”


           “我靠,这样你都能说好啊。”夜叉简直想敲大天狗的脑袋,“这明显是敷衍,敷衍!你平时不是经常看他吗,他有认真学习吗,还不是在勾搭小姑娘?!”


           大天狗看他一眼,“所以?”


           茨木简直想翻白眼,“所以他不是因为不想谈恋爱才拒绝你的。”


          “那是因为什么?”


           基佬们沉默了。


           “等等,你刚才表白的时候不会就说了一句'我喜欢你'吧?”


           “……是。”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茨木一拍巴掌,“你怂了,刚刚明明可以直接壁咚甚至扯他裤子的,但是你浪费了这个加深感情的好机会。”


            “……我又不是酒吞。”


           “你就是缺少吾友的这份魄力。”


          夜叉补刀:“妖狐那小子还可能觉得,大天狗怎么那么怂啊,连亲我一下扒我裤子都不敢,怎么可能是真爱。”


          酒吞幽幽道:“真的,大天狗,没有什么是扒条裤子解决不了的,如果扒一条解决不了,那就扒第二条。他肯定会老实的,你信我。”
           




         大天狗最终还是被他们洗脑了,鬼迷心窍,于是他又把妖狐叫了出来,从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他们又来到了那堵墙。


          看到那堵墙,妖狐就明白了:“又要来一遍?”


        “嗯。”


         “那行,你喜欢我,我知道了,我们可以走了,食堂快开饭了。”


         “还有别的。”


         “什么?”


         大天狗转身,把妖狐按在了墙上,一只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将脸凑了过去。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到了一个非常暧昧的地步,妖狐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大天狗的眼睛,蓝色的,让人很舒服,没有情投乱迷,大天狗也停在了这个位置上,没有亲上去,并没有想象中的一阵狂风暴雨,妖狐有些惊讶。


          “嗯?怎么停下了?”


          “因为怕你接受不了,我只是第二次表白就这样,你可能不适应。”


           大天狗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喷在了妖狐的脸上,温温麻麻的,妖狐不讨厌这种感觉,他偏了一下头:“那你今天为什么要来亲我?”


           “别人告诉我的,说我不亲的话你可能会觉得我不是真的喜欢你。”大天狗想了想,还是把那三人的扒裤理论略了过去,“我第一次追人,见谅。”


           “原来如此。”妖狐若有所思。


           随后大天狗眼前的阴影重了一重,妖狐扬起脸,向前了一步,主动在他唇上覆上一层轻轻的压力。


          “这样追人可不行啊,大天狗。”


          维持着这样接吻的状态,妖狐这么说,他说话的时候唇瓣开开合合,还带着挑衅的笑意,大天狗的嘴唇掠过一种酥麻触电般的感觉,大脑有些混沌,他想起了以前看到酒吞壁咚茨木的场景,忍住了想把眼前这个男人按在墙上,在他口腔里翻云覆雨一阵的冲动。


          大天狗又一次鬼使神差地把妖狐放走了。


          妖狐也只是蜻蜓点水,亲完就走特别刺激,可他走到食堂才突然反应过来:


         “我刚刚为什么要主动亲他来着?”


          妖狐在煞那间有些慌张,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真正的直男了。





          而G4又一次举办了紧急会议。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又一次被拒绝了,但是妖狐主动亲了你。”夜叉目光炯炯。


           “是。”


          “哎呀兄弟,可了不得了!主动香吻一个啊!你竟然还不伸舌头,你的舌头被狗吃了吗?你是觉得伸舌头不符合你们大天狗一族的大义吗?”


          “……”


            “不过好歹还是有进展的,”酒吞咳嗽了一声,“妖狐能主动亲他,说明妖狐对他也有意思。”


           “那吾友,妖狐为什么还会拒绝他?”茨木问。


           基佬们统一的沉默了。


           “我知道了!”夜叉喊。他兴奋地跳到了桌子上。


           “你们之前有没有看过一部爱情片叫《一起来看流星雨》?剧情跟现在差不多,那个女主也是个学霸,但是家里穷,被男主看上了在一起了以后,他妈妈百般阻拦。你们说妖狐会不会在担心门第的问题?”
            




          大天狗不觉得门第有什么问题,妖狐穷又怎么样了,他就是喜欢这只傻狐狸了。


         于是他开始追妖狐了。他选择了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的套路,陪妖狐去上课,陪他去食堂打饭并帮忙刷卡,陪他去网吧刷游戏,恨不得连厕所也陪他一起上,但最终只落得看妖狐勾搭小姐姐的下场。


          他发现自己生不起气来,陪着妖狐的时候,他只是越来越喜欢妖狐了,妖狐高兴的时候是什么样,生气的时候又是什么样,难过的时候是什么样,他都喜欢。


          妖狐也对他并不是冷冰冰的态度,准确的说,是比友好更甚——比如,妖狐吃薯片的时候,会问一句“吃吗?”大天狗要伸手去拿,妖狐却已经主动喂了上来。


          有的时候妖狐会叹息,“你还没死心啊,早知道当初我就不亲你那么一下了。”看到大天狗没说话,他会打圆场,“你喜欢吗?喜欢的话我可以再亲一下。”


          夜叉听了这事就摇头,“妖狐这小子还年轻,他这样下去可是会被日的。”


          回正题,然后大天狗终于问了一句,“你很讨厌被我跟着吗?”


          “当然不讨厌。”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大天狗终于说出了憋了好久的话,“你是因为在意我们的出身家庭不一样吗?”


            妖狐听了这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他安抚似的用手指摩挲着大天狗的唇:


           “不,因为我是个直男。”




           夜叉对此评论道:“妖狐是认真的吗,他真的觉得自己是个直男吗,我怎么觉得他做的事比我还gay?”


          妖狐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依旧热爱小姐姐,但他也喜欢大天狗,他觉得自己有些弯了,很慌张。


         哦,大天狗长得其实不比小姐姐们差,可以说是略胜她们一筹。如果是真弯了的话也不吃亏。


          有时大天狗带他去酒吧,他抱着酒瓶的时候看到酒吧旁边有个宾馆,就在想,算了,今天就喝醉了好了,然后给大天狗个机会,让他把我上了,也是个名正言顺,我也不会遭到良心上的谴责,皆大欢喜。


          但看着大天狗一个人闷,他又泄气了,算了,他是个傻狗,这人心中有大义,肯定不会趁人之危的,看来全垒打还得靠我自己的努力了。


          哦,大天狗会喜欢什么play呢?
          


         


          醒醒,醒醒,妖狐,你是个直男,快醒醒。


         妖狐晃了晃脑袋,想要把这些想法全都晃出去,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危险了。


          于是他又开始泡小姐姐了。


         有的时候妖狐自己都不能琢磨得透自己,明明好像已经弯了,非要把自己掰直。他把这归为直男最后的挣扎,或者是对于大天狗的恃宠而骄。


          其实被大天狗那么一提醒,他才注意到门第的问题。大天狗家的有钱在这一带是赫赫有名的,而王子看上灰姑娘的狗血剧也发生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我到底哪里好了,大天狗才能看上我?学校里有好多好看的小姐姐,括弧家里也特别有钱。这么一想,他越发觉得自己配不上大天狗了,从此拒绝大天狗的理由,除了“我是个直男”之外,还多了个“我是个穷逼”。


          “狗,你别追我了,一来我要泡小姐姐的,二来我万一真的从了你了,我那么穷,你家长反对我们怎么办?”


          大天狗说,“我家长不会反对的,如果你害怕,我可以带你见见他。”
          




          妖狐和夜叉一样,也看过《一起来看流星雨》,他看到了那段女主被男主他妈妈折磨得特别惨,所以他深知一个贫穷的女主是处在一个多么被动的地位。


          见家长的那天,他抓住了大天狗的手,“我有些担心。”他扬起了脸。


          大天狗安慰地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你放心,我爸比你想象中的开明得多。”


           推开家门,大天狗说:“爸,我回来了。”


         一个人应声走了出来,大天狗回头,对妖狐介绍:“这是我爸,萤草。”





          大天狗的父亲萤草,何止是开明,简直……妖狐摇了摇头,简直是一本行走的耽美小说,吃饭的时候,他的眼睛贼溜溜地转,恨不得让他儿子把妖狐推上饭桌就地正法。


             妖狐那天晚上喝了酒,有点晕晕乎乎的,萤草叽里呱啦说了什么他也没记住。他只记得最后自己鼓起勇气,还是开了口:


          “阿姨……不,叔叔,我……可是我们家没什么钱。”


          “没事啊,叔叔奶你。婚礼想要啥随便说。”
         
        
        


            “放心了?”


            “嗯。”


            大天狗陪着妖狐回学校,晚风吹着酒醉的脑袋,并没有多舒服。大天狗还是很正直地搀着他,没有任何违法举动,妖狐真的很想翻白眼,傻狗。


             妖狐突然就停下了脚步。


           “大天狗。”


           “怎么了?”


          “我好像突然不那么想勾搭小姐姐了。”


            “嗯。”


           “大天狗。”


            妖狐又向前了一步,他略踮起脚,仰头,一双朦胧的眼看着大天狗,手则攀上了大天狗的背。


            “又要索吻?”


          他们两个都挺习惯的了。在大天狗追他的时候,妖狐经常会趁其不备地去亲他,蜻蜓点水掠过一吻,或者主动要求亲一下,他也不是很懂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从那时起他就不再那么直了。但——反正又没伸舌头,不算太过分,还保存着他直男的贞操。


          “好。”大天狗低下头。


          “对了。”妖狐突然说。


          “嗯?”


          “这次,你可以伸舌头了。”









FIN.谢谢阅读
其实写到最后,我觉得这和流星雨并没有什么关系

【狗崽】我们百合寮中居然出了一对基佬【一到五整合修订】

好吃!!巨好吃!!

种桃齐蛾眉:

甜甜甜的日常加一个垃圾灵车漂移


垃圾文笔词不达意


顺便打个小广告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3432096060044




秋之枫!!!!!狗崽CP阴阳寮!!!!!!!!!!!!!


【狗崽是我的】招各种萌新和大佬啦!!!!!!!!!!!!!!


没有什么福利只有对狗崽的爱!!!!!!


来一起建设嘛!以后就会有福利的!!!!!!!!!!



【翔叶】身体契合度好高(xxx

码着玩哈哈哈

柒。:


不知道会不会被锁……别举报别举报x我就来分享个网站。


  


  


点击这里,开启神奇的世界(?


  


  


  


这是一个小小的小黄片。你们也可以试试其他cp啊我说!!!(雾